阳江信息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铁合金

铁合金

印第安羽毛头饰英文介绍 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金司机最后为何要杀死男主人?

2021-06-22 09:46:54铁合金
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金司机最后为何要杀死男主人?美洲是多民族地区,服饰习俗多种多样。许多地区还保留着印地安人的古老衣饰习俗。如巴拉圭印地安人举行宗教仪式时男子戴羽毛头饰,同时也用植物种子串连成项链戴上;妇女儿童的项链用三角形的小木块制成,下面垂着一个骨质或木质的人像或动物像
印第安羽毛头饰英文介绍 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金司机最后为何要杀死男主人?

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金司机最后为何要杀死男主人?

美洲是多民族地区,服饰习俗多种多样。许多地区还保留着印地安人的古老衣饰习俗。如巴拉圭印地安人举行宗教仪式时男子戴羽毛头饰,同时也用植物种子串连成项链戴上;妇女儿童的项链用三角形的小木块制成,下面垂着一个骨质或木质的人像或动物像。只有酋长才有权佩戴银、铜等金属项链。

墨西哥盛产一种小蜥蜴,形似鳄鱼,又象一条小龙,外貌美观,当地妇女把它做为吉祥的标志,将这种性情温顺的小蜥蜴用金丝银线捆起来,使它不能动,然后插在发髻中,作为装饰。

北美奥马哈部落,有崇拜鸟图腾的部族,他们把头型梳成鸟形,前边额前有鸟嘴,后部有鸟尾,两侧有鸟翼。

危地马拉的民族服装富于变化,十分美观。一百多个部族各有不同的传统图案和色调,一眼可看出是哪个部族的人,他们的图案从服装、腰带、围裙、围巾,直到包袱皮布都不同。女性服装有时还加工刺绣,并分家居服和礼服,每个部落传统的花式和色调也不断变化,随着时代的发展更加艳丽和漂亮。

贾岛的诗《题戴胜》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?如何赏析?

在奥斯卡最佳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作为两个孩子爸爸的金司机最终杀死了另外两个孩子的爸爸——朴社长。看到这里,部分观众不明白:“金司机为什么不直接离开朴社长一家另谋生路,却选择杀了朴社长,走上不归路呢?”

在朴家儿子的生日宴会上,金司机被朴社长拉来进行了印第安人角色扮演。有些观众觉得这个角色扮演显得多余。但其实,两人的头饰是具有印第安特色的羽毛组成。而在印第安人中有一种风俗:每杀死一个敌人,就在头饰或者帽子上加插上一根羽毛。

雄鹰的羽毛,相当于一个印第安人的荣耀与骄傲。而深色的黑羽显示的是尊贵,是能力和富饶的象征。

这一幕不同色彩的羽毛头饰,已经显示两人地位的悬殊,更暗示了朴社长必死的结局。

为了安排这样一个结局,导演之前也做了很多铺垫。

比如,羽毛头饰。

在女主人约谈金司机之后,有一个女主人儿子多松的单独镜头。

红色的羽毛。

在印第安羽毛文化中,红色表示勇士在战斗中负过伤。

而多松,无论是之前半夜曾偶遇地下室原保姆的丈夫,还是在生日宴会上的晕厥,都暗示了“受伤”。

更换保姆后,朴社长在车上曾与金司机有一段对话。

“金司机,你知道哪家的炖排骨好吃吗?”

接下来,朴社长对在家服务多年的保姆有了一个极高的评价:“我家的阿姨,之前做排骨真的很拿手。”

一个保姆,得到的最大夸奖无非是主人的认可。相信如果是保姆本人听见,应该也会很感动。

但是很快,朴社长伪装的认可便被撕破。他轻蔑一笑,道:“毕竟满世界都是阿姨,再雇一个就是了。”

在之前的对话中,朴社长表达了阿姨厨艺很好,自己不习惯,阿姨家务干得好,管理也井井有条。但是,他紧接着对阿姨每天多吃表现出了意见:“我讨厌越界的人。”

这个越界也有双重含义。

在主人一家外出郊游时,金司机一家在朴社长家开始了一场狂欢。一家人觉得,富豪家那么多东西,不可能发现少了什么。联系到朴社长表示:“吃得有点多,我讨厌越界的人”就会发现,其实他们知道家中少了食材和香槟,而且认为这种行为是越界。只不过是因为保姆把家务打理得好,又是前房主介绍的,碍于面子,没有炒掉保姆罢了。而金司机一家捏造的“肺结核”,只是给了女主人一个解雇的借口。

所以,金司机一家的集体狂欢,朴社长迟早会发现。

金的老婆在对话中说了一句话“因为有钱所以善良。”

在这里,看似醉酒,但在后来,几分钟时间能快速做出多松喜欢的面看来,她并没有醉,只是借着醉意说出朴社长的善良是建立在有钱人的体面上的。

朴社长与金司机的对话中,均显示他对前雇人的体贴,理解。但是各种无意地小动作以及语言上,却可以看见他对穷人的各种鄙视。

比如,金司机与他讨论爱情时,他后面意味深长的哈哈大笑。

“也许爱”,说明了富人之间的爱情,联姻因素多。

“哈哈哈”,说明了他认为一个司机不配讨论爱情。

“满世界都是阿姨,换一个就是。”说明他认为钱能换来一切。

所以,当他要求金司机配合游戏时,说:“反正今天这也是工作。”

而在之前,他嫌弃金司机身上的味道,嫌弃他粗俗的举动。他只把他看作是家庭司机。而现在,为了配合儿子的生日,他让金司机戴上了头饰参与宴会,并表示:“看作是延长工作。”

金司机作为穷人的敏感和自尊一点点被撕碎。他脸色通红,可以看出一些难堪与局促。而在后面的混乱中,他身边躺着受伤的女儿,而当他抬起头时,又看到了被多慧背着的受伤的儿子。

此时此刻,金司机的眼神是迷茫的,短暂短路的。一边是儿子,一边是女儿,如此状况,发展下去,随着调查,自己一家人入驻朴家,已经是朴社长口中所说的“越界”。而偏偏在此刻,朴社长夫妇仍然只将他看着是一个司机,他必须工作。他现在所做的事应该是工作。

他面目狰狞,不顾金司机老婆正与人厮杀,不顾他的女儿已经受伤倒地。他关心的只是晕倒的儿子以及胆小的夫人。

而金司机一向认为挺会替佣人考虑的朴太太,也在大叫。

孩子不过是晕厥,她就认为救护车来就晚了。

而另一边,前保姆的丈夫临倒下时,对朴社长说了:“我尊敬你!”,而在他丢过钥匙的那一刻,朴社长看也不看他一眼,就捏上了鼻子,做呕吐状。

金司机内心的愤怒被点燃。他不明白这样自私自利的人为什么会有人尊敬他,他不明白有什么比他女儿的命更重要,他不明白自己夫妻俩拼命厮杀,为什么他还会捏鼻子嫌弃他身上的味道。

他内心的自卑与愤怒再也无法掩藏。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保姆的丈夫宁愿呆在地下室下。他们一家人,如果不是通过环环的介绍,根本不可能获得这份工作。

他杀死了朴社长,他住进了只有自家人知晓的地下室,他成为了新的寄生虫,那阴暗潮湿角落里的蟑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