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江信息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铁合金

铁合金

皮革厂相关生意 如何从事皮革生意?步骤越详细越好?

2021-06-25 17:59:04铁合金
如何从事皮革生意?步骤越详细越好?只能用100个字回答怎么能详细呢? 简单的说,进口原皮卖国内皮革厂,国内皮革厂采购成品皮卖鞋厂和服装厂。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的故事为什么能广为流传?「浙江温州,浙江温州
皮革厂相关生意 如何从事皮革生意?步骤越详细越好?

如何从事皮革生意?步骤越详细越好?

只能用100个字回答怎么能详细呢? 简单的说,进口原皮卖国内皮革厂,国内皮革厂采购成品皮卖鞋厂和服装厂。

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的故事为什么能广为流传?

「浙江温州,浙江温州,江南皮革厂,倒闭了,浙江温州,最大皮革厂,江南皮革厂,倒闭了,王八蛋王八蛋黄鹤老板,吃喝嫖赌,欠下三点五亿,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……」
近十年来,无论你是在保定还是在石家庄,无论你是在葫芦岛还是在沈阳,无论你是在大庆还是在牡丹江,无论你是在佳木斯还是在鹤岗,只要你在祖国任何一个比较大的城市的街巷中转过,你应该都听过这段rap一样的洗脑叫卖声,这段叫卖声像凤凰传奇的神曲一样,在我们脑海中久久盘旋,挥之不去。
或许你已经知道,或许你还不知道:
温州真有一家皮革厂叫江南皮革厂,江南皮革厂也确实曾是温州最大皮革厂,江南皮革厂的董事长确实也曾是黄鹤,黄鹤确实也曾经吃吃喝喝,嫖不嫖不知道,但肯定是赌,黄鹤也确实欠下上亿的外债,也确实曾经不给工人开工资,也确实在欠债后跑路了,只是跟他一起跑路的,应该不是他的小姨子,而是他小姨子的姐姐,也就是他的妻子。
另外,江南皮革厂确实已经倒闭了,倒闭的原因跟黄鹤欠债分不开。但江南皮革厂从来不生产皮包,它只生产革,中国大街小巷吆喝贩卖的江南皮革厂的皮包,无一例外,都不是江南皮革厂生产的。
当然,当然,这些都不是今天要讲的重点,我们今天想重点聊一聊的话题是,为什么洗脑叫卖声中的「王八蛋黄鹤」是带着小姨子跑的,而不是带着秘书跑的,不是带着弟妹跑的,不是带着表妹跑的,也不是带着大姨子跑的?
如果你擅长使用搜索引擎,在搜索框中键入「姐夫小姨子」,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当你望着这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时,你有没有想过,是不是在每一个中国人心里最阴暗的角落里,都有着一段姐夫和小姨子的不伦恋?所以「黄鹤带着小姨子跑了」才会吸引深谙人情世故的中国人停留驻足。
我所生活的东北黑龙江,有一句关于姐夫和小姨子的难听话,「小姨子的屁股,有姐夫的一半」,我曾以为这是我落后的故乡所独有的,但我在网络上搜索时却发现,这是一句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的话,我还见到有人在网络上煞有介事地解读这句话背后的人情世故。
凭什么小姨子的屁股,要有姐夫的一半,为什么要这么污?
当我们把视线投到五千年前的尧舜禹时代时,或许就能明白一点端倪了。
唐尧是司马迁《五帝本纪》中的第四帝,前三帝分别是黄帝、颛顼和帝喾,唐尧在晚年时,决定把天下交给一位能够顺应天命的贤人,在群臣纷纷推荐虞舜以后,唐尧决定考察考察虞舜,便把娥皇女英两个女儿嫁给虞舜做妻子,也便是民间常说的「两头大」。
为何唐尧要把两个女儿一同嫁给虞舜呢?说起来,就是双保险。
当唐尧把两个女儿都嫁给虞舜以后,娥皇女英生下的孩子都会是嫡子,将来无论哪个嫡子继承舜的地位或财产,都将和外公唐尧的家族、部落保持友好。
虽然从婚配角度讲,娥皇和女英都是虞舜的妻子,但如果你拆成一夫一妻制来看,其实娥皇可以算是舜的大姨子,女英可以算是舜的小姨子,说得再直白点,或许原本并没有大姨子和小姨子,有的只是妻或妾,姐妹共侍一夫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是存在的。
到周代,也就是孔老夫子念念不忘的那个时代,中国式婚姻正式定型「媵妾制」。
这个「媵」字,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,已经比较陌生了,因为现代的婚姻制度中已经没有「媵」了,但如果你回忆一下中学语文课本上的传世名篇《阿房宫赋》中的这一句「妃嫔媵嫱,辞楼下殿,辇来于秦」,就会对这个「媵」字有着很深刻的印象了。
所谓「媵」,是娘家陪嫁的女人,周代时主要以新娘的妹妹或侄女来充当媵,媵不同于妻,没有正室的名分,也不同于妾,媵虽没有正室的名分,但生的儿子却是嫡子,而妾生的儿子永远只能是庶子。
嫡子具有继承家族地位和主要财产的权力,但庶子没有。
当我讲到这里,你或许已经明白,之所以有媵,之所以女方要用妹妹或侄女来充当媵,跟唐尧嫁女的道理一样,都是为了最大效果地保住联姻的果实,若是妻没生育或没生男丁,还可以指望媵来生,只要生了男丁,就是嫡子,就有继承权。
所以,一男娶两姐妹或三姐妹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都很符合男女双方家族的利益。
正是源于这种家族利益,所以才会有姐妹共嫁一夫,才会漫长的历史中逐渐培养了中国男人的「小姨子情结」,当当人用双眼打量妻妹时,其实他只是在打量他的另一个「另一半」。
所以当时光的大河奔流到唐宋之际,南唐后主李煜面对小姨子的投怀送抱,不但丝毫不避,反而热情迎接,不但丝毫不以为耻,反而写诗填词以讴歌——
「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」
这首《菩萨蛮》,就是李煜与小姨子小周后偷情的真实写照。
关于「黄鹤带着小姨子跑了」这件子虚乌有的事,细究起来,竟有这么深的历史渊源,是否细思恐极呢?
参考资料: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、《仪礼·士昏礼》、《左传·僖公五年》、《南唐二主词》
插图来源:电视剧《大舜》